16 12
發新話題
打印

[香港新聞] 香港共產黨 Communist Party of Hong Kong

香港共產黨 Communist Party of Hong Kong

洗腦實例 女律師被踢入黨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20908/18010902

反國民教育怒火席捲全城,不少家長擔心中共藉在香港推國教,把魔爪伸向下一代,一位曾參加親北京組織新青年論壇舉辦的國民教育活動,結果遭港共看上的年輕女律師,日前鼓起最大勇氣,向本報記者揭露港共如何以推廣愛國教育為名,招攬年輕人成為地下黨員實錄,要將香港下一代精英赤化。
記者:莫劍弦、嚴敏慧

李小姐(化名)今年完成法律課程,原本有美好前程,可是中學年代一段恐怖經歷,至今仍困擾着她,眼見近日全城反國民教育,但仍有家長、學生掉以輕心,她不惜冒被揭穿身份的危險,向本報揭露港共外圍組織,如何利用國民教育活動,物色年輕香港精英加入港共地下黨

受邀出席建制派飯局

李小姐回憶讀中五時,參加新青年論壇舉辦的國民教育活動,成為活躍成員,其間新青年論壇一直與她來往,例如新年會上門拜年,她未覺有問題。新青年論壇是親北京組織新論壇分支,新青年論壇召集人鄧咏駿跟內地關係密切,又身兼全國青年聯合會委員及廣西壯族自治區政協委員。新青年論壇過去舉辦的活動,包括參觀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組織香港青年教師福建交流團,及舉辦北京創意文化產業交流團等。
直到她升上中六,有一次新青年論壇成員邀請她出席一個飯局,地點正是建制派人士經常光顧的灣仔老上海飯店,出席包括新青年論壇召集人、觀塘區議員鄧咏駿、新論壇召集人馬逢國、浸大前校長吳清輝及立法會選舉候選人龐愛蘭,席間各人閒話家常,李小姐事後回想,相信該次飯局應是一次「面試」,看她可否「入黨」。

讀基本法再游說入黨

鄧咏駿在該次飯局後數周,相約李小姐到新青年論壇會址單獨見面,鄧先要她讀出一段《基本法》條文,之後邀請她加入香港共產黨,稱黨員遍佈社會各階層,對政府政策有影響力,「佢(鄧咏駿)話政府政策出台之前,都會畀佢哋睇先」,又指入黨後「乜嘢都唔使做,只要努力讀書,一直向上爬就得」。他又警告李小姐不可告知父母,「佢話呢個係國家機密,唔可以同任何人講」。李小姐考慮數星期後拒絕入黨,「我話共產黨係無神論,我係基督徒,我要堅持我嘅信仰」。

雖然新青年論壇仍有與她保持聯繫,但李小姐不為所動,今次她公開自己經歷,就是要香港家長「唔好太天真、清醒吓啦!」若任由國教科推行,港共就可以把魔爪伸入學校,「十幾歲學生唔敢抗拒,又唔敢話畀屋企人知,父母係咪想送你嘅仔女去呢啲環境?」她說一國兩制、人權、自由、民主就如肌肉,「係要用佢先會壯大」,希望父母為下一代力抗國民教育。

本報昨向鄧咏駿查詢,他否認曾於交流團邀請任何人加入中國共產黨,更笑指事件「搞笑」,「係咪搞錯咗」。他說新青年論壇每年舉辦很多交流活動,但所有交流團均有明文規定不可以傳教,任何黨派的人士也不能利用黨名義邀請他人加入;他認為事件涉及選舉抹黑,做法「拿渣」。而馬逢國回覆查詢時表示,完全沒有聽聞相關事件,強調新青年論壇是獨立運作的團體,有獨立的理事會,有問題應該向新青年論壇的主要負責人查詢。

[ 本帖最後由 后太禧慈 於 2018-12-25 13:05 編輯 ]
至尊河蟹, Crab Ho (Head).
反共救國 www.forum4hk.com/viewthread.php?tid=7451&extra=page%3D1

TOP

隱蔽在香港的共產黨        
http://www.open.com.hk/content.php?id=679


一九六七年的反英暴動是香港歷史上可恥的一頁。但是發動、參與暴動的港共成員葉國華曾氏兄弟等人,不但沒有反省道歉,還隱瞞身份打入特區權力高層,甚至圖謀特首之位,改變香港一國兩制的港人治港性質。
        
梁振英可以判斷是香港地下黨成員。 香港早就存在龐大的滲入各行各業的左派勢力,這是有目共睹的事實。領導這派勢力的是中共港澳工委。在港英時代,除了暴力反英運動外,政府不會對他們「繩之以法」,而默許其以地下身份的存在。因此,只有「香港新華分社」這個中共地下黨的大本營為人所知,其餘廣佈於港九各界的中共黨員都一律隱蔽不露。八十年代許家屯任書記時的黨員人數,他在回憶錄中透露約有三千名。

        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香港主權回歸中國,英國人下旗撤退,迄今已近十五年。中共各類機構陸續進入香港,香港特區政府在基本法之下接受北京中央政府的掌控。但是,在香港社會和政權已納入中共統治版圖後,香港共產黨仍然處於地下狀態,除中聯辦官員外,沒有一個人公開承認是共產黨員。而諸多跡象表明港共及其成員,對特區權力和行政的滲透力有增無減──這對於一個開放的奉行資本主義制度(一國兩制)的社會來說,顯然是既怪異也殊不公平。因此,要求「港共公開化」的呼聲,十多年來一直時起時伏,從未間斷。


現任香港政策研究所主席葉國華,是六七暴動的重要 人物, 那時至今,都在香港青年學生中進行愛國教育。      

揭露地下黨重要人物葉國華        梁慕嫻女士這本帶回憶錄性質的書,寫作與出版的背景在於此。她和《開放雜誌》結緣正是基於對香港九七回歸後前途的擔憂。在回歸前夕的一九九七年初,候任的首屆特首董建華,委任葉國華為「特別顧問」。而葉和她曾是香港地下黨外圍組織「學友社」的中共領導核心成員。於是她寫了一篇文章〈從反英暴動到紅頂商人〉給我,發表於二月號《開放雜誌》。文章發表後引起香港傳媒和政界不小的興趣。《壹週刊》特地以葉國華為封面人物,將他描繪成一隻八爪魚,形容他在香港左派的人脈廣泛。
        梁慕嫻這篇文章正是本書的首篇。發表時觸動了香港人一個敏感的話題:九七後是港人治港,還是黨人治港?梁慕嫻首義揭露葉國華在一九六七年五月暴動中的角色。當時港共在中國文革高潮的影響下,借香港一起工潮發動「反英抗暴」,甚至製造千枚土炸彈安置鬧市。港共組成百多個「鬥委會」和港英當局對抗。葉國華曾告訴作者,百分之八十的「鬥委會」都是他旗下組織的。葉在學校中以反港英「奴化教育」為號召,抵制會考,說香港就要解放。不久後,葉因男女關係被上級調出學友社,帶走各校的精英學生成為後來人多勢大的親共「國粹派」的骨幹。
        港共六七暴動──延伸到北京紅衛兵火燒英國代辦處,鬧出外交糾紛,周恩來被迫向英國道歉,香港市民也極為反感,暴動終以失敗而告終。這是港共史上最大的負資產,也是香港歷史上最荒謬的一頁。但是,中共在毛死後處理文革中影響惡劣的極左派時,完全沒有觸及六七暴動的港共份子,因為他們是中共在香港的主體,「自己人」,(後來收回香港的依靠力量)。
        葉國華就是這樣一個典型人物。其他更出名的有六七暴亂的領頭人物楊光(被頒授特區大紫荊勳章),曾德成(維基百科稱為有刑事案底的特區高官)等人。
        九七後地下黨滲透有增無減        梁慕嫻後來告訴我,她寫文章向葉國華發難,曾徵求過司徒華(香港民主派領袖)的意見。文章的結尾就是要求在香港「實現政黨公開化」。她的文章不僅表達了過去「誤入歧途」的前港共人士的覺醒與反省,揭露港共對無知青年的欺騙、洗腦和內部醜態,而且有發自肺腑的誠意和追求自我完善的毅力。
        從那時起,尤其是香港回歸十年之後,她的文章從個人回憶到對香港政治發展的關注,最初用「牛虻」的筆名,後來用真名實姓。表現一份對故鄉的深愛和責任感。三十多年,香港傳統左派,經過文革破產、六四屠殺歷經沉浮變遷,但像她這樣坦誠勇敢站出來,面對歷史真相,和共產黨分道揚鑣的,可謂寥若晨星。
        香港地下黨作為大陸實行一黨專政的中共代理人,在香港市民政治覺醒不斷提升,並更多認同香港民主和中國密切相關的潮流中,卻不顧市民的感受,不作整體的反省,而熱衷於有組織的滲透和爭奪權力。在地下黨公開化問題迄無改變之下,為數可觀的人物透過投機鑽營、洗白變臉,已佔據了香港政壇的重要位置,在立法會、特區高層和行政會議都有公認的地下黨員出任(許家屯早透露「民建聯」的骨幹是一批黨員)。
        《開放雜誌》在香港見證了九七前後的歷史性轉折,也領教過形形色色港共的招數和中共勢力的欺壓。我們發表梁慕嫻那篇揭露葉國華地下黨背景的文章之後,先有《九十年代》為葉曲於掩飾的訪問(梁慕嫻有專文分析),後有一本寫「董建華的特別顧問」的書在香港出版(明鏡出版社),毫不掩飾地為葉國華保駕護航。該書借葉國華曾支持一本政論雜誌《當代》的章節,對《開放雜誌》和我本人加以多處扭曲事實的描述,擺出一副有恃無恐和蓄意誹謗的架勢。我們曾向作者當面質疑,他無言以對,只說是奉策劃人何頻之命行事。
        地下黨員梁振英競選特首        書中有對葉國華經商如何成功,和兩岸的關係如何密切……的大量吹捧,唯獨迴避葉在六七暴動中的作為,隻字不提。對葉國華的地下黨身份更是公然撒謊。書中引用葉的話說:「我不是中共黨員或地下黨員,也絕不是任何間諜」。還編造故事說,他六十年代曾想入黨,因為不夠條件而失之交臂,到了七十年代,已對入黨沒有興趣──對開放雜誌等媒體的報導,則被葉指為「故意抹黑他」,「是陰謀論」,「也不排除有人故意藉此打擊行政長官董建華」。現在本書提供大量人與事,顯示葉國華不僅是黨員,還是拉了很多人入黨的港共重要人物。
        一九九七年我們的報導,市民們有一個回應:董特首在第二任中途被香港五十萬人大示威趕下了台,現在已到了一位被梁慕嫻稱為「行為實質地下黨員」的梁振英出來競選第三任特首的二○一二年。梁慕嫻的態度非常鮮明:反對以任何方式包裝的中共地下黨出任香港特首(據悉,有人在北京見過梁振英的入黨介紹人)。
        港共究竟為何不公開?        最後,我願意對「港共為什麼不公開」這個令不少人至今費解的問題提出看法。梁慕嫻這本書對此有多處表述,從她那些生動的親身經歷和目睹的故事中,我們也可以得到啟發。
        一、港共是中共中央的一個下屬分支,它和大陸共產黨有榮辱與共的關聯。中共在大陸雖然擁有絕對的壟斷權和實用價位,但是從意識形態上看,其信仰和信用值已完全失敗。「偉光正」無論從歷史負債和現實腐敗而言,已經成為笑柄。因此,在一國兩制的香港亮出共產黨的牌子,已沒有任何正面意義和吸引力。
        二、中共深知香港的價值體系是非共、恐共、拒共和反共的,而且歷史悠久,早已是「西方」文明的一部分(最近港大的民調顯示願意做中國人的港人比例創新低,只有百分之十六)。港共給香港人沒有留下好的記憶,共產黨員絕不是一個體面的身份象徵。一旦公開只會遭到歧視,引發新的社會問題。
        三、共產黨是一個比黑社會還嚴密的組織。它的成功和勝利,在很大程度上是依賴這種帶有極大強制性的「組織紀律」。周恩來有名言:「可以犯政治錯誤,不能犯組織錯誤」。這個黨獨裁中國六十餘年,沒有學會也不認同自由社會的政黨運作方式(遊戲規則)。港共的地下性質長達九十年,不僅使其成員猶如魚一般只適應在水下的網絡中生存,而且,今天依然有利用地下方式進行各種統戰的必要,公開黨員身份無異於自廢武功(許家屯回憶錄對中共在港統戰有大量精彩的曝露。梁慕嫻認為港共只有以地下身份,才有利於打進政府,從而控制政府,取代港人治港)。
        四、進一步說,中共高度的保密制度,從大陸到香港、海外,是它的生命線,是中共政治改革的一大障礙,也是許多依附於它的人,謀取名利的保護傘。港共一旦公開,便將面對這個開放社會的許多質疑和挑戰,他們有此雅量和準備嗎?港共走出地下,便要拋掉許多包袱,直接涉及許多人的榮辱得失(不少地下黨員早已是左右通吃、裡外勾結、雙重人格的陰陽人)。因此,香港地下黨的開放,必然阻力重重,只能和整個中共的政治開放同步,不能寄予幻想。
        (二○一二年二月十日‧香港)

TOP

頂天立地:愛國就要支持共產黨
http://paper.wenweipo.com/2010/10/26/PL1010260004.htm

雖然香港回歸已十三年,但香港仍然是一個存在「恐共」和「仇共」情緒的地區,在部分人心目中,不但愛國是「原罪」,支持擁護共產黨領導更屬十惡不赦,所以,就是很多為中央政府所信任的人,也恐怕被人抹紅,不敢承認自己和共產黨有任何關係。在下和共產黨原是陌路人,也從來沒有受過共產黨一點好處,內地時下的弊端,在下比一般人了解得更深;愛國的苦頭,在下更是嚐得比一般人更多。但是,在下仍然堅定不移的說「愛國就要支持共產黨」,這句話雖然只有短短幾個字,但卻是字字千鈞,因為,中國十三億人的命運,要靠共產黨改變,中華民族復興的希望,也完全寄托在共產黨身上。

 要理解這句話,首先我們要對共產黨的歷史有正確的認識。1921年7月23日,在共產國際的幫助下,於上海舉行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正式成立了中國共產黨。此後數十年,共產黨在極其艱苦的環境下成長,五次突破國民黨的圍剿,經過二萬五千里長征,在延安建立根據地,不斷壯大,轉弱為強,最後經過兩次國共內戰,解放軍通過遼瀋、淮海、平津三大戰役打垮國軍百萬大軍,在1949年建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國共產黨的成功,可說是歷史上的奇跡,因為,當時國共實力懸殊,共產黨以小米加步槍打垮了由美國武裝的國民黨軍隊,猶如大衛戰勝了巨人,除了天意如此,也說明了當時共產黨的興起符合全國人民的利益和希望。

共產黨興起符合全國人民利益

 在新中國建立初期,全國人民無不歡呼雀躍,對國家的未來充滿希望,可惜,共產黨在建國以後犯了不少錯誤,走了不少彎路,幸而,在接受了慘重教訓以後,他們終於找到一條正確的道路——「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的六十一年當中,可說是三十年教訓,三十年改革,成就了今日的大國崛起,這可說是不幸之中的大幸。

 過去始終過去了,如果我們仍然絮絮不休的糾纏在過去的噩夢之中,不但於事無補,只會妨礙了我們前進的腳步,為了中華民族的復興,為了十三億人的福祉,我們必須放下過去的包袱,同心同德的建設我們的國家。如果說,共產黨的興起是天意,今日中國在短短三十年內所起的翻天覆地的變化同樣也是天意,我們必須抓緊這千年難得一見的機遇,團結一致,為國家的富強、中華民族的復興而努力奮鬥。

 然而,將一個一窮二白的國家打造成一個世上數一數二的強國並非空口說白話的事,如何選擇一條適合自己走的道路,如何選擇最適當的帶頭人,否則,中國將會重新陷入新的災難,其禍害甚至會比前三十年更甚,這是非常關鍵的問題。

迷信西方民主救不了中國

 在香港,不少人仍迷信西方民主可以救中國,他們以為政黨政治才是真正的民主。這些人仇視今日中國的制度,並虛偽的以「愛國不愛黨」作為他們「恐共」「仇共」的藉口。但事實告訴我們,西方民主弊多於利,奉行西方民主的國家已陷入了無法自拔的泥潭當中,他們有的為那虛偽的選舉制度付出難以負擔的代價,也有的在自相矛盾的政策中將國家帶進危險的邊緣,他們吹噓所謂的普世價值,其實是想所有國家遵循他們所定下的遊戲規則,和他們進行一場絕不公平的博弈,他們推行顏色革命,攻擊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其目的不過是要改變中國現行的社會制度,削弱中國的競爭力,好讓他們穩操勝券,成為世界當然的主人,讓中華民族成為他們胯下之臣,永遠是他們眼中的二等民族。

 當然,今日中國仍然有不少令人氣憤的不公平的現象,然而,太陽的黑子掩不住太陽的光輝,這些不良現象正在改變之中。八千萬共產黨員中,仍有絕大部分保有共產黨的優良傳統,是一心為民,忠於國家,富貴不能淫,威武不能屈的好漢,正是如此,中國才能衝破重重困難,在驚濤駭浪中噴薄而起,光耀於全世界。

 今日中國每年仍能保有百分之八以上增長的國民生產值,中國的國家建設輝煌耀目足以令外國人睜不開眼,08年奧運展示出中國強大無匹的組織能力,嫦娥二號的升空,顯示出中國深不可測的軍事力量。事實告訴我們,今日中國的路走對了,共產黨就是最好的帶頭人,因為,世界上沒有一個比共產黨更強大的政黨,惟有他們有此魄力,能推動這載有十三億人的巨輪繼續向前;惟有他們有此經驗,能在驚濤駭浪中為我們選擇最好的方向。要中國能繼續向前發展,支持共產黨領導是唯一的出路,這也是真正的愛國者最終的選擇。

TOP

共產黨內部權力鬥爭:中國干涉香港行政長官選舉 (產經新聞)

TOP

港澳政經 - 如何看共產黨在香港
http://www.hkpecs.org/eNewsDetail.asp?enews_id=209

文章指出,香港有共產黨是人所共知的公開秘密,共產黨在香港之所以不公開,可能有兩方面原因。當年董建華的判斷是有道理的。港人既然認同和擁護中共對香港的方針政策,又何必害怕香港有共產黨。香港偽民主派政客仇共反共,是出於反中亂港的陰暗政治心理,同實事求是評價共產黨是兩回事。

新一屆立法會主席選舉過程中,有人一再追問曾鈺成是不是共產黨員,曾鈺成並未正面回答。猶記香港回歸前,親英議員曾經提出動議要求在立法局辯論「九七後共產黨在香港合不合法」;舉行首行政長官選舉時,也有人向候選人之一的董建華提出這個問題。香港人過去有很重的「恐共」心理,這使共產黨在香港的問題變得十分敏感,反中親英政客企圖利用這一點阻撓香港回歸。現在港人「恐共」者雖已不多,但對共產黨持負面看法的人還是有不少,明眼人看得出,追問曾鈺成是否共產黨員,顯然也想利用這個問題做點文章。

人所共知香港有共產黨
香港有共產黨是人所共知的秘密。從內地任用幹部的常規看,中央政府駐港機構、在港大型中資企業的管理層以及解放軍駐港部隊,應當是中共黨員比較集中的地方。除了內地公派到香港的幹部外,相信也會有土生土長的本地人加入共產黨,因為香港是中國的固有領土,從歷史上看,中共建黨以後就在香港有活動,國民黨統治大陸的幾十年間,香港甚至充當過共產黨人免遭迫害的避難所。1949年中共建立全國性政權後,制定了對香港「長期利用」的工作方針,共產黨在香港存在也是正常的。按照中共黨章規定,凡有三名以上黨員就應成立黨的基層組織,所以香港也應當有共產黨的某一級組織存在。

共產黨在港為何不公開
既然香港有共產黨,為甚麼不公開?筆者分析可能有兩方面原因。
第一,中國共產黨是中國的執政黨,不可能以一個地方社團的名義註冊,當然也就不適宜公開。據中組部去年公布的數字,截止2007年6月,中共已有7336萬黨員,這個數字比香港總人口的十倍還要多,怎麼能設想,中共會願意將自己註冊成一個香港社團,與僅有幾十人、幾百人、最多幾千人的香港政黨平起平坐?從全黨組織領導的統一性考慮,中共也不會讓其一部份黨員變成地方性的社團。中共的地位在國家憲法中早有規定,其各級組織及黨員也都是公開的,在香港不公開只是「一國兩制」條件下的特殊情況,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既非故作神秘,亦非有其他不可言說的原因。

第二,共產黨沒有在香港公開活動的必要。據說1967年時,港英政府曾建議共產黨在香港註冊及公開活動,中方沒有同意。中共從來不承認英國強佔香港的不平等條約,但中國恢復對香港行使主權不同於其他殖民地的解放,需要有人領導當地人民進行反殖民統治的鬥爭,主要應通過中英兩國政府的外交來進行,因此共產黨沒有必要在香港公開活動,而且這也不利於港英政府的有效管治。回歸前夕曾有報道援引「接近中方的消息人士」稱,中共九七年後也不打算在香港註冊及公開活動。香港回歸後實行不同於國家主體的制度,中央的方針是不干預香港高度自治範圍內的事,共產黨不在香港公開活動,對貫徹「一國兩制、港人治港」方針是有利的。按照這種思路推斷,中共也不會將香港的共產黨發展成足以影響香港社會的力量。

董建華的判斷有其道理
當年董建華在競選行政長官時曾談到自己對共產黨的看法,他認為共產黨在九七後的香港不存在合法不合法的問題,而是會不會公開參政的問題,他本人相信共產黨不會在香港參政。董建華還說,他雖然相信香港一直有共產黨存在,認為他們與其他任何香港人無異。董建華作出這樣的判斷是有道理的。

何必害怕香港有共產黨
作為國家的執政黨,共產黨對香港的影響是在中央層面而不是在地方層面,是在方針政策層面而不是在具體事務層面,是通過國家法律參與管理而不是以基層組織或黨員身份參與管理。在香港的共產黨,其作用應只限於幫助中央了解和掌握香港的情況,俾有助於中央對香港方針政策的把握。換句話說,在香港的共產黨僅僅向中央負責,除此之外,他們同任何其他香港市民都一樣。中共黨章規定,黨員的義務是「貫徹執行黨的基本路和各項方針、政策」。中共組織制度也規定,「黨員個人服從黨的組織,少數服從多數,下級組織服從上級組織,全黨各個組織和全體黨員服從黨的全國代表大會和中央委員會」。眾所週知,「一國兩制」的偉大構想本身就是中國共產黨提出來的,中共中央對香港的方針政策已經通過《基本法》昭告天下,中共的每一屆代表大會、每一次全會也都在強調,要堅決貫徹「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方針和《基本法》,維護香港的長期繁榮穩定。作為共產黨員就要按照中共中央的決定和要求辦事,在香港的共產黨員更要身體力行,成為貫徹執行中共香港政策的模範。港人既然認同和擁護中共對香港的方針政策,又何必害怕香港有共產黨呢?
   
應實事求是評價共產黨
當梁國雄等人追問曾鈺成是不是共產黨的時候,他們心目中對共產黨應該是有一個形象的,比照有幾分像才會問。曾鈺成從政以來的表現符合鄧小平說的愛國者的標準,他愛祖國、愛香港,堅定地維護「一國兩制」和《基本法》,廣受香港市民擁戴。曾鈺成的人品、操守和作風,連其政治上的對手也要敬重三分。看曾鈺成像共產黨,說明共產黨的形象其實也很正面。梁國雄自稱是「馬克思主義者」,最喜歡用古巴革命領袖格瓦拉來裝扮自己,但沒有人會懷疑他是共產黨。雖然共產黨也犯錯誤,也出貪官和敗類;雖然香港人愛國並不需要「愛黨」,但偽民主派政客等某些人的仇共、反共表現,則純粹是出於他們反中亂港的陰暗政治心理,同實事求是地評價共產黨是兩回事。

TOP

《陽光時務》十五期_專訪前香港地下黨員梁慕嫻
http://www.youtube.com/watch?v=OSNvmFf7A7o


[ 本帖最後由 后太禧慈 於 2018-12-25 13:06 編輯 ]

TOP

TOP




TOP

TOP

8/12/2011 議事論事 : 共產黨在香港的活動
http://www.youtube.com/watch?v=H2cCPF89LnM


[ 本帖最後由 后太禧慈 於 2018-12-25 13:06 編輯 ]
長江一號

TOP

 16 12
發新話題